首頁頻道—正文
濟南丁寶楨墓現疑云 其六代孫講尋墓過程回應疑問
2019年06月12日 10:30 來源:大眾網·海報新聞

  濟南丁寶楨墓現疑云,其六代孫講尋墓過程回應三大疑問

  大眾網·海報新聞濟南6月12日訊(記者 吳軍林 賀輝 李金珊)疑似丁寶楨墓是如何被發現的?確認依據是什么?若是,其后人是否還將其遺骸留在濟南?11日,一則關于晚清名臣丁寶楨墓及其遺骸在濟南疑似被發現的消息,引起了網友們的關注。不過,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在采訪丁寶楨后人、走訪工地并采訪開發商、山東省文物局后了解到,涉事墓地是否為丁寶楨墓尚待進一步核實。丁寶楨后人接受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專訪,回應了上述疑團。

  丁寶楨六世孫講尋墓過程:今年3月無功而返 前天連夜挖掘發現疑似丁寶楨頭骨

  11日晚,丁寶楨六世孫丁峻在濟南向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講述了發現疑似丁寶楨墓的過程。

  丁峻說,此前他已經知道丁寶楨墓地在祝舜路2199號地塊之中。從去年得知洺悅佳園項目工地要掛牌開發,他就開始留意進展。今年2月,他托朋友找到開發商山東洺悅置業有限公司表達尋墓、尋找祖先遺骨的意愿,開發商也很配合的同意給了7天時間去找,并提供了尋找的設備和人力。

  借助附近辛甸村委會的幫助,丁峻找到幾位之前在丁寶楨祠堂居住過的老人。根據老人們的回憶和講述,他畫了一張圖,確定了丁寶楨墓的大概位置。根據這個位置范圍,在洺悅佳園項目工地西側挖了十幾個坑,但最終沒有找到。

  丁峻說,斷斷續續,整個找尋時間從7天拉長到了20多天,3月10日到4月3日。他離開濟南之前向開發商、總包、挖機工程隊等交代,如果發現任何棺槨、遺骸、墓穴及時通知他。

  此后丁峻通過附近關心此事的居民、工人得知,從5月26日起工地上就開始陸續挖掘到一些棺木、尸骨等物,更于6月3日挖掘到一座墓室。不過,并無其他人通知他。

  6月9日,丁峻急忙趕回涉事工地發現,墓室已被破壞大半,部分遺骸已被挖起。10日,他找了做土石方工程的朋友幫他尋找丁寶楨遺骸,“這是私人性質,只有在場的幾位朋友知道。”丁峻解釋說,由于此前在工地上找墓待了20多天,他在這個工地上是熟面孔,所以也沒人阻攔。

  “從當天下午三點半左右開挖,到三點五十分左右陸續尋找到了鎖骨、大腿骨、脛骨等,到五點半左右,發現了一枚較大的頭骨。”丁峻說,后來根據他的堂叔丁健的一份標出了丁寶楨墓地的紅線圖、一份清朝地圖、還有墓的建制,他認為這座墓穴正是丁寶楨墓,較大的一枚頭骨極可能是丁寶楨的。

  到了晚上八點半左右,由于現場昏暗,沒找到另一枚略小的可能是丁寶楨夫人諶夫人的頭骨,他認為它可能散落在周邊挖起來的土包內。

  丁峻發現遺骸的這個墓穴在洺悅佳園項目工地東側,4號樓南沿的西側。丁峻說,此前向他提供墓地線索的幾位老人記錯了東西距離,所以導致他今年3月份的發掘無功而返。

  回應遺骸身份疑云:將做DNA比對鑒定,若是希望繼續留在濟南

  “我叔叔手里有一份紅線圖,標出了丁寶楨墓穴的明確經緯度,我們還有一幅清朝的地圖,再根據墓的建制,我們初步判斷找到了丁寶楨墓。”丁峻說,墓穴比較簡單但規格比較高,用了三合土,合葬一穴應該是兩夫婦,沒有棺木,這跟歷史的記載是相符的。“三合土里有糯米粉和泥、石灰、秸稈,非常堅硬、防水,連挖掘機都挖不動,所以我到達現場時候看見墓室還剩了一塊兒實在挖不動的,就留在那兒。”

  “接下來,我還要對遺骸進行DNA鑒定和比對,確認身份。”丁峻說。

  一旦確認遺骸是丁寶楨,丁峻期待能在濟南本地妥善安置。“這本身就是他的墓地,是現場保護還是找其他合適的地方讓他安息?我們當然很愿意他還是留在濟南,留在他付出過、熱愛過的這片土地上。”

  至于從5月26日該工地開始陸續發掘到眾多其他遺骸等情況,丁峻回應說,這有可能是屬于丁氏家族,因為這片地塊曾是家族墓地“丁家林子”,丁寶楨的哥哥、兒子、女兒、侄子等都葬于此。

  開發商、施工方否認挖到丁寶楨墓 記者探訪工地現場未見墓地

  丁峻的一些說法也得到了洺悅佳園項目開發商山東洺悅置業有限公司的印證。11日,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采訪了洺悅置業,一位姓馮的項目負責人說,今年3月底,項目剛要開工時,丁峻來尋過墓,“我們同意了,就給他找了個挖掘機,現場找了五六天沒找到。”馮先生說,丁峻當初帶了一張圖來找墓地,預計墓地在該項目的最西側,因此它有可能在項目地塊上,也有可能在項目西側的魯源電力廠里。后來連西側的路都修完了,也沒找到。

  馮先生說,大約上周,在項目東側發現了一個墓,年代比較晚,是附近村子的,只有一些骨頭,家屬已經帶走了。“如果真發現了,我們會上報。我們也承諾過,如果發現了,會通知丁峻。”馮先生說,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傳出了從工地上挖到丁寶楨墓的消息。

  對于丁峻所說的從5月26日起工地上就開始挖掘到一些棺木、尸骨,馮先生則未予回應。

  那么,施工現場到底有沒有發掘到丁寶楨墓?

  11日下午,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來到中國電建一公司承建的濟南洺悅佳園項目,實地探訪整個工地,未發現有墓地或考古人員挖掘的痕跡。該項目工地一位楊姓負責人稱,他沒有聽說過該工地發現丁寶幀墓,也沒見考古部門來過。他介紹說,這個住宅項目工地是4月1日開工的,共11棟樓,目前正在基坑施工階段,為配合高考、中考已于6月初停工。記者在工地內先后與兩波負責鋪蓋防塵網的工人交流,他們也都沒聽說過發現墓地。

  另外,記者翻閱工地入口6月份以來的訪客記錄,也沒有發現有考古部門或丁寶幀后人的來訪登記。

  山東省文物局:是否是丁寶楨墓尚待核實

  紫色圈中為疑似丁寶楨墓穴位置(丁峻供圖)

  11日,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向山東省文物局綜合處了解有關丁寶楨墓是否在濟南發現等問題時,一位工作人員回復稱,正在核實中。

  當天下午6點左右,記者再次向山東省文物局了解進展,工作人員回應稱,判斷涉事墓穴是否為丁寶楨墓,需要非常確鑿的證據,現在山東省文物局尚不能確定,后續將派專家進行進一步的核實。

  記者了解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規定,在進行建設工程或者在農業生產中,任何單位或者個人發現文物,應當保護現場,立即報告當地文物行政部門,文物行政部門接到報告后,如無特殊情況,應當在二十四小時內趕赴現場,并在七日內提出處理意見。文物行政部門可以報請當地人民政府通知公安機關協助保護現場;發現重要文物的,應當立即上報國務院文物行政部門,國務院文物行政部門應當在接到報告后十五日內提出處理意見。依照前款規定發現的文物屬于國家所有,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哄搶、私分、藏匿。

  對于此事進展,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將持續關注。

  延伸:丁寶楨是誰?

  晚清時期,丁寶楨曾任山東最高行政長官,被稱為“清代山東最有作為的地方官”。在濟南,有關他留下的傳說甚多,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是“前門接旨,后門殺人”,說的是丁寶楨仗義斬殺違規私出宮門作威作福的大太監安德海,做了一件大快人心事。魯菜中還有一道名菜“宮保雞丁”,據說就是產自丁府,與丁寶楨有直接關系。

  主政山東期間,他還主持建造了近代兵工廠山東機器局、山東最早的官辦書局山東書局,以及綜合傳統儒學與近代科學于一體的尚志書院,建大堤防水患,整治水師固海防。

  光緒十二年(1886年)丁寶楨去世,享年66歲。正常情況下,丁寶楨去世后應該回貴州老家安葬,但是丁寶楨的情況比較特殊。他中進士不久,母親就去世了,老家再無直系長輩。為母親守孝期間,貴州老家發生農民起義,丁寶楨變賣祖產,組建武裝隊伍,保護鄉里秩序因為老家已經沒有父母和房子,此后丁寶楨在外地任職,親人家眷都跟著他一同赴任。

  在山東任職期間,丁寶楨的妻子和二哥等人先后去世,丁寶楨向朝廷請旨,將親人們就地安葬在濟南。得到朝廷特批后,丁寶楨在濟南華山之南購置10畝土地作為家族墓地,是為“丁公墓”“丁家林”。1886年丁寶楨病逝于四川總督任上后,山東父老聯名具奏朝廷,請求按照丁寶楨的生前意愿,將丁寶楨的靈柩運回山東濟南安葬。第二年,丁寶楨的靈柩回到濟南,安葬在丁夫人墓的東側。濟南士紳百姓“郊野祭吊,軍民悼哭”。

  來源: 大眾網·海報新聞 作者: 吳軍林 賀輝 李金珊


編輯:孫婷婷

双双大床红利扑克100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