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頻道—正文
戰場“幽靈” 蟲子爬到臉上依然紋絲不動緊盯“目標”
2019年06月27日 10: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9年6月25日,武警合肥支隊特戰中隊狙擊手爾只伍甲在野外進行狙擊訓練,一只蟲子爬到臉上,但他紋絲不動始終盯著“目標”。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2019年6月25日,武警合肥支隊特戰中隊狙擊手爾只伍甲在野外進行狙擊訓練,一只蟲子爬到臉上,但他紋絲不動始終盯著“目標”。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炎炎夏日,武警安徽總隊合肥支隊特戰中隊狙擊手爾只伍甲、曲么稱火跟往常一樣,趴在草叢里訓練精確射擊。彝族戰士爾只伍甲、曲么稱火同年入伍,同年加入特戰中隊,如今是一對狙擊組合,也是戰場上的好搭檔。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炎炎夏日,武警安徽總隊合肥支隊特戰中隊狙擊手爾只伍甲、曲么稱火跟往常一樣,趴在草叢里訓練精確射擊。彝族戰士爾只伍甲、曲么稱火同年入伍,同年加入特戰中隊,如今是一對狙擊組合,也是戰場上的好搭檔。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為了練就一槍斃敵的過硬本領,他倆每天除了近10個小時狙擊、潛伏、攀登、長途奔襲等課目訓練外,還要完成穿針引線、蒙眼拆槍、水中憋氣等輔助性課目的訓練,特別是潛伏狙擊訓練時,他們一般固定姿勢好幾個小時,紋絲不動,不為外界所干擾,哪怕蟲子爬到臉上也忍著,直到完成任務后才可以處理,反之將導致戰斗失敗。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為了練就一槍斃敵的過硬本領,他倆每天除了近10個小時狙擊、潛伏、攀登、長途奔襲等課目訓練外,還要完成穿針引線、蒙眼拆槍、水中憋氣等輔助性課目的訓練,特別是潛伏狙擊訓練時,他們一般固定姿勢好幾個小時,紋絲不動,不為外界所干擾,哪怕蟲子爬到臉上也忍著,直到完成任務后才可以處理,反之將導致戰斗失敗。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武警合肥支隊特戰中隊狙擊手爾只伍甲、曲么稱火(右)在進行負重據槍訓練。狙擊手除狙殺目標外,還要獨立完成目標觀察與追蹤、地圖判讀、情報搜集分析、作戰計劃擬定等任務,因此,一個優秀的狙擊手必定也是一個全能的特種兵。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武警合肥支隊特戰中隊狙擊手爾只伍甲、曲么稱火(右)在進行負重據槍訓練。狙擊手除狙殺目標外,還要獨立完成目標觀察與追蹤、地圖判讀、情報搜集分析、作戰計劃擬定等任務,因此,一個優秀的狙擊手必定也是一個全能的特種兵。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一身迷彩偽裝,一支狙擊步槍,穿梭于密林峽谷、高樓大廈、街頭巷尾,來無蹤去無影,他們身懷百步穿楊、一擊必殺的絕技,他們是執行特種作戰任務中神秘的槍手,被譽為戰場上的“幽靈”。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一身迷彩偽裝,一支狙擊步槍,穿梭于密林峽谷、高樓大廈、街頭巷尾,來無蹤去無影,他們身懷百步穿楊、一擊必殺的絕技,他們是執行特種作戰任務中神秘的槍手,被譽為戰場上的“幽靈”。中新社發 巢湖徐偉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編輯:孫婷婷

双双大床红利扑克100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