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頻道—正文
山東萊蕪“被埋男嬰”的命運要交給合格的“父母”
2019年10月31日 09:44 來源:新京報

  “被埋男嬰”的命運要交給合格的“父母”

  ■ 觀察家

  “男嬰被埋案”會何去何從,警方的調查結論至關重要。

  備受社會關注的山東萊蕪“被埋男嬰案”,有了新進展。據山東省民政廳披露,男嬰已移交給泰安市兒童福利院臨時代養。在此之前,當地民政部門曾聲稱,會協商讓男嬰回到親生父母身邊。不過這個表態,旋即在網絡上引發強烈擔憂。

  作為過渡,由福利院臨時代養是比較合適的。目前,當地警方已介入調查并將主動投案的爺爺刑事拘留,但整個事件的內情仍然撲朔迷離。特別是男嬰父母似乎始終處于某種“隱身狀態”,他們在其中究竟扮演了怎樣的角色,還缺乏權威的信息披露。此時貿然讓男嬰重新回到父母身邊,實難讓人心安。

  爺爺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誤以為這名男嬰已經死亡才上山掩埋。但按照常理,發現男嬰身體異樣應首先送醫救治,他本身又是民政干部,對就醫和喪葬程序并不陌生。這里面,偷埋嬰兒是經過全體家人的一致確認,還是兩個老人擅自做主、匆匆掩埋,難免引發疑慮。更可疑的是,這名男嬰被發現時身上裹著一層被子、被放置在一個紙箱里,也與常見的埋尸方法不符。

  事實究竟如何,仍有待當地警方調查和認定。對于這起事件,懲惡、追責只是問題的很小一部分,真正的大問題是如何善待這名男嬰,讓其能夠順利、健康地成長。畢竟,福利院臨時代養不等于長期撫養。

  男嬰的救助人之一周某希望由自己來收養男嬰,但收養是另一個單獨的法律程序,且前提是該名男嬰的法定監護人被剝奪資格。但目前看,還不具備這一前提。

  有報道稱,男嬰的父親和姑姑登門“磕頭感謝”并想領回孩子,在法律未對其父母的監護權做出撤銷與否的決定之前,孩子依然前途未卜。

  跳開該案看,孩子確實適合在父母撫養下長大,但這未必適用個別情形——親生的,未必就是最合適的。縱觀世界各國,很多都建立了監護權剝奪和國家強制監護制度。在美國,哪怕是汽車沒有安裝嬰兒安全座椅、將不滿12歲的孩子獨自遺留在家里這樣的“小事”,都可能會面臨警方的調查。如果父母被法官認為不合格,危害孩子的健康成長,都有可能會被剝奪監護資格。

  我國民政部其實早在2014年,就聯合有關部門出臺了《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其中明確規定,民政部門應當設立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對受到監護侵害的未成年人承擔臨時監護責任,必要時向法院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2017年通過的《民法總則》更是專文規定了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和依法另行指定監護人的詳細程序。

  可以說,按照我國現有法律規定,只要查實男嬰的父母或祖父母存在嚴重損害其身心健康的行為,民政部門、村民委員會以及未成年人保護組織,都完全有權申請法院撤銷男嬰父母的監護人資格,并為其申請指定更為合適的監護人。

  揆諸現實,撤銷監護人資格制度法律依據是有了,可該啟動不啟動的情況也不少見。在該事件中,如果查證男嬰父母確實同意偷埋,那對屬地民政部門而言,有權那么做,也應當那樣做。若是其父母只是無心之過,并沒有主觀棄嬰意圖,也不妨告知公眾。

  這起“男嬰被埋案”會何去何從?就目前看,當地警方的調查結論不僅關乎有關人員的責任追究,而且關乎這名男嬰的后續安排和命運軌跡。孩子不是家長的個人私產,他們是獨立的生命個體,也是國家的未來和希望。針對監護侵害行為,該有公共層面的干預不能含糊,該激活監護權撤銷、變更制度也不能猶疑。

  回到此事上,讓適宜的監護人呵護孩子成長,該是讓事件善終的一部分。

  □鄧學平(律師)


編輯:孫婷婷

双双大床红利扑克100手怎么玩 江苏时时彩开奖 2018年赚钱的小买卖 十一运夺金 博免费开户送38金 地下城勇士图标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 福彩华东15选5走势图 竞猜足彩比分直播 陕西快乐十分 福建22选5走势图 快手人气高能赚钱吗 江西多乐彩预测 7070彩票平台 188足球直播比分直播网 2018海南环岛赛海口赛段路线图 p3试机号